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墨西哥出差。

墨西哥让我最感到头疼的两点是:交通和吃饭的时间。交通其实比北京还是要好一些的,但是当地的午饭经常是安排在下午吃,晚饭经常是安排在夜里吃。错乱的饮食、时停时走的汽车加上轻微的高原反应还有疲劳,让我时常在从一个会场奔向另一个会场的汽车上又要晕车的感觉。

为了分散注意力,我就总是拽着车上的一个银行专家问问题。在墨西哥,你就会发现那个国家头顶悬着两个国家:一个是美国,另一个就是西班牙。墨西哥的制造业是整个北美产业链的一部分,技术和市场都在美国。墨西哥的银行业则被两个巨大的西班牙银行占据了大笔河山。我不断询问那位银行专家的问题就是:西班牙的银行体系到底能挺多久?

我问这些问题的原因非常简单:我想不出太好的理由为什么西班牙的银行不会出问题。

西班牙经历了日本上世纪90年代类似的房地产泡沫破裂,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银行体系不出问题的例子还真的很难找。

这还不是全部。西班牙有着美国大萧条时期才有的失业率,这意味着西班牙的家庭要是欠了银行的钱,恐怕很难还得起。

这还不是全部。西班牙的竞争力只比希腊好那么一点点,这意味着指望西班牙迅速依靠出口来恢复增长的可能性相当低。一个在低增长环境下存在的银行体系是很难消化旧账的。

这还不是全部。西班牙有着非常难以控制的地方政府,恐怕和我们国家有点形似。地方政府花了多少钱,借了多少债,有多大口子,银行敞口有多大,我总觉着想要弄清楚非常困难。

这还不是全部。西班牙有和邻国葡萄牙一拼的高外债,很多都是公司和企业借下的。好吧,广大球迷心爱的皇家马德里俱乐部买球员时的一掷万金其实也都是借的。企业要是债台高筑,赖起债来也凶猛的很。

这还不是全部。西班牙偏偏还生活在著名的欧元区,不能自己印票子,定汇率。

所以,周末传出的西班牙向欧盟寻求援助拯救其银行业的消息一点都没让我感到意外。但是,如果我的判断没错,这只是故事的开始,而不是故事的结局。

西班牙是个危重的病人。进了重症监护室,能不能活着出来,只有天知道了。

话题:



0

推荐

郭凯

郭凯

136篇文章 1次访问 10年前更新

专注于中国和新兴市场国家问题的经济学者,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专业方向为国际金融和中国经济。 如需转载本博客的任何文章(部分或者整体),请遵循以下原则: 1. 个人转载:只要注明出处,给出链接,且不对文章进行改变原意的修改,可以随意转载。 2. 任何不以盈利为目的的网站,论坛等公共媒体:只要注明出处,给出链接,且不对文章进行改变原意的修改,可以随意转载。但转载后,务必留言告知本人,并且本人保留对所转文章的所有权利,包含要求删除和修改所转文章的权利。 3. 任何其它媒体(包含所有以盈利为目的的网站和媒体):严禁任何未经本人允许的转载。并且,一般的预期是这样的转载需要支付稿费或者向本人指定的慈善机构捐款。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