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凯 > 庸众和精英

庸众和精英

1.  周末的时候,从IT部门借了一台IPAD回家玩,或者说试用。周一早上,拿回去还人,人问我有什么评价没有。我差点就没说,要是有个键盘就好了。因为当我说了,要是有个手写笔就好了之后,人就直接告诉我,苹果已经发表过声明,绝对不会给IPAD配手写笔,因为那根本和IPAD的设计理念根本格格不入。我是一个时时刻刻在写在读在圈在划的人,所以我需要一个键盘和手写笔,但绝大多数人都不需要。大多数人连推特上140个字的配额都用不完,要键盘干什么?

2.  对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人在读超过140个字的文章?又对了,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美国的国会图书馆已经全文收录所有的推文。想想我自己曾经臭美的拿着自己的博士论文对谷主说,这个是要被国会图书馆收藏的(注:美国每一个博士论文都会被收藏)。恩,现在,“我今天很不爽”,“再吃一碗牛肉面”,“我去厕所了,等一会儿回来”也要被国会图书馆收藏了。

3.  周末,在IPAD上,补英国大选的课。看了前首相布朗不小心说一个中老年妇女是“庸众”(更确切的说是“狭(隘)众”)被打开的麦克给直播了的段子。有一条评论更有意思,说这应该不会伤害布朗,因为很多英国老百姓其实不知道布朗用的那个文邹邹的“bigoted”是什么意思。我也觉得布朗太文邹邹了,要是换了美国副总统拜登,估计就要会是Damn F…king,那样大概谁都会懂了。

4.  是的,这周是Youtube五周年。看惯了动辄就是两个小时精美制作大片的我,能想到Youtube能够如此成功吗?做梦都没有过。颤抖的摄像头,拍下的几分钟乃至几十秒的晃动的镜头,义无反顾的成功了。Youtube的成功,还有随之成功的苏珊大妈等,大概也是庸众的成功。但Youtube并没有取代精美的大片。

5.  柏拉图曾经深刻的担心过庸众绑架民主,他觉得大海航行是应该靠舵手的。对了,大海航行靠舵手,不是中国人的创造,而是柏拉图的比喻。但事实证明,民主给了庸众发言的机会,但一个成熟民主,很少会真的被庸众绑架。经济学,在斯密的传统下,也是深刻相信的庸众的。自利自私甚至目光短浅的庸众,能实现复杂强大的中央计划者做不到的事情――富裕起来。

6.  奥巴马,他爹是哈佛的,他自己是哈佛的,他的经济顾问是哈佛的,他提名的新大法官是哈佛的。英国的新首相,是牛津的,他的副首相,是剑桥的。庸众的胜利,从来并不排斥精英。确切的说,有了庸众,才有了精英。

7.  90年代末,我在北大读本科。除了臭美的反复读自己在学生杂志里写的东西,我还反复读过一本叫做《微光》的杂志。微,就是微电子的微。我不知道微电子系有个叫许知远的人,我不知道《微光》和许知远有什么来关系。直到有一天,我被系里管事的党委书记叫到办公室,向我追问知不知道《微光》,原因是上面有人追问。上面的人显然分不清微电子和电子的区别,当然我也分不清,不过我知道我们学的是电子,《微光》那些人学的是微电子。我很坦白的说:据我所知,这个东西不是我们系的。我心里想:我们系里这帮那么老实的人,谁写得出这样出神的玩意啊。

8.  我喜欢许知远的文字,从那时那刻起。我没有经历过80年代的北大,但是经历过90年代北大的人,看到许知远的文字应该会是有共鸣的。庸众的胜利,完全可能是一件好事,而柏拉图的东西则永远不可能成为大众读物的,许知远不该那么悲观的。批评许知远的人,也稍微口下留情一点,人不过有感而发了一下而已,说的还是一句大实话,不然就真的只能读140字的推文了。别的人不管,我还等着许知远的下一篇呢。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