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凯 > 病人,医生还有信使

病人,医生还有信使

好几年前,我有一个朋友的家人被查出来得了很重的病,然后就住院了。本来是个看起来什么病也没有的人,进了医院,很快就被很重的药治得起不了床了,然后几个月后就去世了,这其实也是医生查出来病的时候预测的生存期。  

我当时很自然的就问了朋友一个问题,我说好好的一个看起来健健康康的人,要是不去医院检查,也不会被下那么重的药,估计还不至于去世的这么快。我很显然是有倾向的:是医生,加速了死亡的到来。

朋友很平静,说这样的病,查不出来,可能确实不用受那么多罪,但是结局很可能人一下就过去了,在不知道自己生病的情况下。换句话说,死亡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可能会到来的很突然。  

我为什么想到这些?因为我想到了欧洲。欧洲的政治领导人们都在大骂“投机者”,他们在暗示,希腊,欧猪五国,以及更广义的欧元区,如果没有“投机者”的存在,那就能没有任何问题;如果没有评级机构落井下石的调低评级,这些国家就能继续按照正常的利率借债,不会出现危机。  

尽管,投机者,还有评级机构,从历史和道义上说,不总是无辜的,特别是评级机构,但指责这些机构导致了问题,假装没有这些机构就不会有问题,还是很类似我前面的那种掩耳盗铃式的思维—没有医生,就能继续健康地活下去。

更何况,国家虽然会破产,但是不会死的。和前面讲的例子不同,突然死亡看起来也许对一个得了绝症的人是一种更好的结局,“突然死亡”对一个国家而言则很难是更好的结局。破产,也存在有秩序的破产和混乱的破产的区别,通常的情况是,有秩序的破产,老百姓能少受点苦。  

王小波写过一篇《花剌子模信使问题》,开篇说道:

据野史记载,中亚古国花剌子模有一种古怪的风俗,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就会得到提升,给君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喂老虎。于是将帅出征在外,凡麾下将士有功,就派他们给君王送好消息,以使他们得到提升;有罪,则派去送坏消息,顺便给国王的老虎送去食物。花剌子模是否真有这种风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故事所具有的说明意义,对它可以举一反三。

王小波想说当然是另外一件事情,但在欧洲的问题上,评级机构和投机者也只是信使而已。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