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凯 > 文化因素?

文化因素?

美国的亚裔只占人口的5%左右,但是哈佛大学却有17%的本科生是亚裔,耶鲁是15%左右。哈佛耶鲁还是东海岸的学校,到了西海岸,斯坦福本科生中的亚裔比例是23%,至于公立的伯克利,超过40%的是亚裔。

昨天,David Brooks在纽约时报的专栏里也提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实:美国,50%的成人亚裔有大学学历,白人只有31%,黑人17%,拉美裔13%。亚裔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为87岁,白人为79岁,黑人为73岁。

谁要是今年,或者任何一年去华盛顿看过樱花,大概会同意我下面这句有点夸张,但不算离谱的话:那里中国人的密度,超过在非节日的北京街头中国人的密度。当时,我就跟谷主说:要是中国人再能生一点,过不了多少年,中国人,印度人和犹太人,怕是要成为三群控制美国的人。我的理由是:这三拨人受得教育,都远远高于普通的美国人,如果数量再足够多,或早或晚要成为支配这个社会的主流群体(犹太人其实就是主流了,印度人也已经相当主流,中国人还相对有点远)。谷主觉得语言和文化差异,还是让中国人会处于劣势。我同意,但是我还是觉得相对乐观。

可惜的是,中国人也许不算“很能生”。我简单查了一些,在美国的亚裔(这里把中国人和亚裔等同了,不完全合理),总的生育率大概比全部人口的平均水平略高,每个育龄妇女会生2.3个孩子左右,但问题是生育的年龄会比其他人群晚不少,别的人群的生育高峰是20-29岁,亚裔要晚5年左右,也就是25-34岁,这样算下来,每一个世纪,亚裔要少生一代人。好在亚裔活得长一点,要不然亏大了,特别在这个一人一票的国家。

在生孩子这件事情上,多子多福的文化似乎没有得到很好遗传,倒是经济学的理论看起来更在主导。不过,也许多子多福就是因为经济原因也有可能,不像“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似乎不太是因为经济原因。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