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凯 > 汇率是“主权问题”吗?

汇率是“主权问题”吗?

在一个开放环境下,一个国家的经济政策几乎都有或大或小的溢出效应,或者说,对这个国家以外的经济产生影响。中国山西整合小煤矿,可能导致了印尼的煤矿加班加点;中国大规模投资铁路可能导致了澳洲的铁矿山超负荷运转;欧美的农业补贴(从而导致农产品价格下降)可能影响数以亿计的低收入国家农民的生计;蒙古在戈壁沙漠中找到了世界级的铜矿可能直接影响智利铜矿的利润;欧盟酝酿的金融行业新监管规则可能会对香港和新加坡产生难以估量的冲击。我碰到的一个最切身的例子是一个来自非洲某国的化肥公司经理,他说他不喜欢中国人,因为中国人让他的企业走向倒闭。我心想:此话怎讲?他解释道:中国对生产化肥原料的巨大需求拉高了全球原料的价格,他那个半个地球之远的化肥厂因为成本的上升,由盈利转为亏损。

但有溢出效应,或者说外部性,并不意味着这些政策就不应该是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如果有外部性就变成了多边事务,那大概所有的美国政策都应该交给联合国来决定了-美国的货币政策会影响全球每一个角落,因此联储应该把货币政策交给联合国;美国的财政赤字会影响全球利率,因此美国的财政政策也应该交给联合国;美国的军费开支会影响很多国家的军费开支,因此美国的国防支出也应该交给联合国来决定。这些逻辑,至少在目前的全球法律框架下,是暂时还说不通的。

汇率制度,从法律上讲,是一个国家的“主权问题”。你去看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汇率制度的定义和分类,从最硬的货币联盟和货币局制度到最灵活的完全自由浮动都是存在和允许的,而且,这都是一个国家自己的选择。从技术上讲,如果你承认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有权利在市场上按照市场原则买卖汇率的权利(这中间的一个例子就是,中央银行在某一个价位无限制的购进或者卖出外汇),那汇率制度完全就是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有人也许会说,汇率是两个国家货币之间的比例,凭什么是一个国家的问题。但反驳这个观点的理由也很简单,影响两个国家货币比例的政策不仅包括汇率政策,还包括侠义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其它一系列宏观政策,要是汇率政策,因为会影响双边汇率,不应该被当作是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那是不是意味着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其它宏观政策,因为也会影响双边汇率,也不是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事实上,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汇率政策都是广义的货币政策的一部分,在理论上,中央银行总可以选择某一个利率水平或者货币供应量,使得汇率保持稳定,而利率或者货币供应量大概应该是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在实践上,不用看大陆,你看看香港是怎么维持联系汇率制度的就知道了-联储加息,金管局也加息,联储降,金管局也降。有人要抛港币,市场上买家不够,金管局就买,有人要买,市场上卖家不够,金管局就卖。金管局做的这些事情,恐怕都是严格的“内部事务”吧。

承认汇率是一个国家的“主权问题”(我不是特别喜欢这个提法,但暂且这么用吧),并不意味着说,汇率政策不会对别的国家产生影响。恰恰相反,一个国家的汇率政策很可能对其它国家产生重大的影响。从金本位(一种很特殊的固定汇率体系)导致大萧条在全球的传导,到后来很流行的“以邻为壑”和“竞争性贬值”的政策,都是汇率政策外部性的明证。在一个越来越全球化的世界里,这些外部性可能比过去会更加明显。

说一个国家的汇率政策是这个国家自己的事务是一件事情,说一个国家的汇率政策有没有对别的国家产生正面或者负面的影响是另一件事情,说这个影响有多大又是另外一件事情,这些事情恐怕是不应该混为一谈的。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