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凯 > 毛主席教导我们

毛主席教导我们

写于美国时间本周三,北京时间本周四,捂了两天,今天决定发了。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支持,凡是敌人支持的我们就反对。  

这句话,其实是很多人的思维模式,未必是因为真的听毛主席的话的缘故。但,你大概首先得分清谁是敌人,如果真是敌人,你大概还得搞清楚敌人支持反对的都是些什么。  

我们就假设美国是中国的敌人吧。历史的看,美国即便算是中国的敌人,大概也是敌人中相对温和的一个:美国人没有像英国人那样卖给中国人鸦片,烧了圆明园;没有像俄国日本那样直接侵占中国的领土;抗战时期美国人给了中国比其它所有国家都多得多的支持,包括苏联老大哥;美国人是拿了庚子赔款,但最后还是拿出了不少还给中国人,这件事情最著名的遗产当然就是今日的清华大学;中国和美国大大出手朝鲜可以算一个,越南可以算三分之一个,但那恐怕更多的是冷战的产物而不是直接针对中国的;你可以说美国在很多方面遏制中国,这大概是事实,但你纵观整个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改革是对内改革,开放说白了不就是向西方开放,这中间最主要的就是美国。对于开放,中国这个三十多年来最重要的战略选择之一,美国总的说来并没有遏制,而是相当支持的。你可以怀疑美国人的动机,但从结果上看,在大的方面美国人没有遏制中国的发展,相反,中国在很多方面还受益于美国――从技术,到管理,到出口的市场。

我还是要说美国是敌人,为了论述方便。说了上面这么些,只是想说,美国是不是中国的敌人,远不是一件黑白十分分明的事情。

那这个敌人支持的事情,我们真的一定就要反对吗?  

《独立宣言》里说: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自明的,所有人生而平等,所有人都被造物主赋予了一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我们对这些文字可以有不同的解读,但难道真的是美国人支持这些,所以我们就一定要反对吗?真的得要有惊人的想象力,大概才能给出一点奇怪的理由论证这些是不适用于中国,有害于中国的,所以必须要反对的。  

好吧,上面这些太虚,说点实的。中国加入世贸,最大的障碍是美国,其中主要的原因之一是美国要求中国在更大程度上开放自己的市场,而中国觉得这样会不利于中国的民族产业,甚至会危急经济安全。美国的行为完全是自利的,完全是为了本国公司的利益。所以中国就应该不入这个套,坚决抵制美国人的无理要求吗?事情的结果当然现在已经很清楚,中国人很努力的在谈判中为中国的民族工业争取了一点时间,但在大的框架上还是同意向美国人开放市场,很多是立即的,有些是逐步的。中国加入世贸的结果,很大程度上说明了一个问题,即便是和敌人的博弈,也未必是零和博弈,特别是在经济上的,很多时候其实是双赢,所以敌人支持的,我们也应该支持。中国损失了市场份额了吗?是的,有些国内市场确实被美国公司占据了不少分额,但中国的公司同样打入了很多原先无法进入的市场,中国的公司占领海外市场份额的速度,要远比外国公司占领中国市场的速度快,外国商业银行在中国的市场份额甚至越来越小。说一个今天崭新滚烫的例子,我中午吃饭的时候碰到一个刚从某南太平洋岛国出差归来的同事,他跟我说,他那几句三脚猫的中文帮了大忙了,因为那个岛国上,从卖的东西到卖东西的人很多都是来自中国的。

中国双边关系中的另一个热点就是知识产权保护,美国人有强烈的动机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保护知识产权,原因很简单,美国人现在真正生产的东西已经很少了,美国出口的东西主要是含有知识产权的东西-从软件,到电影到各种高新技术产品中技术的部分(生产已经都是亚洲人在干了)。不保护知识产权,这些东西就一点价钱都买不出了。因为美国人压我们保护知识产权,所以我们就要反对这件事情吗?不保护知识产权,搭美国人的便车看起来似乎很有吸引力,但不要忘记,这也是一个十分短视的做法。不保护知识产权,也很难真正激发本土的创新。中国如果真的要走向自主创新之路,没有好的知识产权保护,恐怕是不行的。  

美国财长今天在访印回美国的途中,临时安排到北京见王岐山,国内有的媒体又是一片美国来华对汇率施压的报道,甚至连美国财长的印度之行也被描述成“联合印度一起施压”。其实,盖特纳在印度几乎没提人民币汇率的事情,偶然被问道,口气也非常软。印度人更直接,人民币汇率是中国人和美国人的事情,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关于汇率的问题,我觉得不管认为升值利大于弊的,还是升值弊大于利的(双方都有合理的理由),至少都应该抛开一种心态,就是“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支持,凡是敌人支持的我们就反对”,否则讨论根本就变得毫无意义。  

更何况,从历史记录上看,美国在经济领域对中国施压的事情,最终受益最大的,往往未必只是美国。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