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06月27日 09:31

养老金缺口和延长退休年龄

 

最近这两件事情挺吸引眼球的。一是说中国养老金由N万亿的缺口,二是说延长退休年龄是必然趋势。

这两件事情其实是相互联系的。

我想起了自己读博士时候的一道作业题。问题很简单,就是如何修理美国的养老金体系。这里的基本事实是:美国的人均寿命已经由建立养老金体系时的约65岁增加到了当前的约80岁,交养老金的人越来越少,领养老金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平均起来一领就是十几年,所以养老金体系面临入不敷出的问题。作业...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5日 09:27

广告一下:周六的新书分享会

 

用故事了解经济学世界

——《王二的经济学故事》新书分享会

 

小到超市购物,大到买房置业,我们每天都在做出经济决策,朦胧中也都感觉到自己的决策受国家政策的影响,但究竟是如何受到影响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清楚。比如,人民币升值让普通人的财富增加还是缩水?中国外汇储备越来越大,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样的问题,经济学家也未必全搞得清楚,更别提给普通老百姓说明白了。郭凯邀上刘瑜,用王二的故事...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4日 09:46

西班牙病人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墨西哥出差。

墨西哥让我最感到头疼的两点是:交通和吃饭的时间。交通其实比北京还是要好一些的,但是当地的午饭经常是安排在下午吃,晚饭经常是安排在夜里吃。错乱的饮食、时停时走的汽车加上轻微的高原反应还有疲劳,让我时常在从一个会场奔向另一个会场的汽车上又要晕车的感觉。

为了分散注意力,我就总是拽着车上的一个银行专家问问题。在墨西哥,你就会发现那个国家头顶悬着两个国家:一个是美...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1日 14:02

王二的经济学故事

王二的经济学故事

 

这是一本我花了不少功夫的书,不是什么传世名作,但却是一本我自己也会愿意买一本读一下的书。

《华尔街日报》今天发了一个删节版的后记,这里是完整版的,6000多字。

后记:王二的前世今生

王二是已故作家王小波笔下的一个名字。像我们这群70年代出生,90年代读大学的人,很多人都喜欢王小波的作品。因此,当我想为文章的主人公起一个名字的时候,王二是一跃到眼前最自然的选择。我的王二是一个没有脸谱的人物,至...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06日 11:39

你注定是偏颇的

 

2008年的初夏,Daniel Kahneman在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的大报告厅里连续讲了三个下午。听众里有一把一把成名的哈佛教授,心理学的和经济学的。我放眼望去,经济学系大概三分之一的博士都在。

Daniel Kahneman是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但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经济学家,他其实也不是,恐怕也不屑是。因为,他张口就是:他们做经济学的,口气像是在谈论一群诡异的动物。他那三个下午演讲的主题都是–两个自我:一个是苏格拉底,一...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03日 10:01

节奏、一篇旧文

 

题目是故意的。

英语里没有顿号,平行的词汇一般用逗号分割。我没有满嘴跑英文单词的习惯,认识的洋品牌比绝大多数普通白领少,但有三件事情会暴露我长期在国外生活的痕迹:不会用顿号、爱去咖啡店还有就是虽然过了背双肩包的年龄还继续背双肩包。

回到北京有半年了。北京的空气花了不到一个星期就适应了,早晚高峰的地铁半个月后我就游刃有余,打不到车没关系我有公交卡实在不行就找满街的黑车,不管是含三聚氰胺还是黄曲...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21日 20:01

不是近况和不是影评

好久没有更新这个几近荒芜的博客了。最直接的原因是我把那台敲出了绝大多数博文的电脑拆成了八块,分两次扔进了垃圾箱。但,最根本的原因是我和谷主一个多月前搬了到美国后我的第10次,谷主的第4次家。这一次搬家,我们卖掉了所有有人愿意买的家具,送掉了所有有人愿意要的物件,扔掉了所有装不进旅行箱的东西,那台电脑就是其中的一件。很多人都问我和谷主:为什么那么义无反顾?答案对我们其实简单得很:我们从来都没有过留在那...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9日 10:38

占领什么?

写了有几个星期了,发在瞭望东方。

我的办公室离白宫不远,走路也就5分钟。窗外的19街经常过警车开道的车队,虽然不知道里面坐的是谁,但八九不离十应该是某位正在访问美国的外国领导人。在一个秋日周五的下午,原本在那个时间应该因为提前下班的车流异常繁忙的19街突然空无一辆车,接着就是警车,然后就是窗外的一阵喧闹。

       那是一个很斑驳的人群,斑驳的意思是你找不到那个人群身上太多的共同点,从他们手上拿的牌子和...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01日 13:40

美联储的不得不作为的无作为

我还记得那个年轻自信的伯南克:大胡子,眼睛犀利,语速很快,后两条是很多脑袋速度很快人的共同特点。我还记得他嘲笑日本银行的口气:他觉得日本银行连日本的通货紧缩都搞不定,简直不可理喻。他说道:你让日本银行的员工,一人扛一麻袋钱,上街见什么买什么,我就不信没有通货膨胀。

好吧,这不是他的原话,但八九不离十。这是将近10年前,我在北京的一个会议上看到听到的伯南克。不到10年后,美联储的员工还没有惨到要一人扛着...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1日 15:12

一份经济政策备忘录

写于两周前,发于最近的《瞭望东方》

2011年9月xx日

提要:尽管宏观经济指标显示,中国经济很可能正在走向“软着陆”—物价持续上涨的势头已经得到扼制,预计通货膨胀从高点回落;而经济增速依然强劲,没有出现2008年调控时经济增速骤减的现象—但2011年的四季度至未来的相当一段时间里,全球经济再次陷入衰退的可能性正在大幅度增减。本备忘录就全球经济二次探底时中国可以采取的政策应对提出了一些初步的想法。

增长率:通...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9日 11:56

人均GDP和人均收入

有不少人觉得GDP和收入不是一码事,人均GDP因此和人均收入也不是一码事,而我在这个博客里把人均GDP和人均收入混为一谈是错误的。

我的语言却是疏松了一点,但并没有犯低级错误。

GDP有三种统计方式:支出法,生产法和收入法。不管怎样统计,三种方法得到的GDP数字应该是一样的(除了误差以外),也就是一个国家的

GDP=总支出=总产出=总收入

因此,对一个国家的总体而言,人均GDP就等于人均支出就等于人均产出就等于人均收...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7:11

坚不可摧

坚不可摧

我二月份的时候写过一篇博客《两个人生》,里面讲到了一本书《坚不可摧》和一个作家劳拉·希伦布兰德。

熟悉这个博客的人应该知道,这个博客很少谈经济以外的事情(因为不想不懂装懂),也很少推荐书(因为实在读书太少),《两个人生》一文属于破了两个例,可见我对这本书的喜爱,那篇文章也出我意料的成为了今年我写得为数不多的博文中很受欢迎的一篇。

前几日,母亲打电话来,说重庆出版社寄来了此书的中文版。编辑说读过我...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5日 15:03

此贫困和彼贫困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我和谷主在美国接待国内来的朋友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个印象:这些朋友来美国之前总有一种,即使不是民不聊生,好歹也是萧条的图景,在脑子里。到了美国之后,这些朋友,往往对看不到民不聊生和萧条感到失望。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朋友说道:这好像不像经济危机阿,饭店门口还有人排队等座位。

我标准的回答总是,往往为了不薄人的面子:华盛顿是没有经济危机的,要看危机的重灾区,可以去密歇根,内华达,或...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2日 09:19

告别权宜之计

       写了几个星期了,发于最近的《瞭望东方》。

欧洲的债务危机会不会全面爆发?全球经济会不会二次探底?中国能否独善其身?中国的外汇储备是否安全?这些都是最近热门的话题。这些问题当然都很关键,但在全球的金融经济危机进入整整第三年的今天,全球经济还面对如此之多的挑战这件事情本身,恐怕是更有意义也更重要的问题。

如果简单一下回顾2008年危机以来全球的经济政策,那就是全球各国的政府动用了史无前例的庞大货...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30日 10:05

外汇储备三问

         稍作修改的版本以“外汇储备的前世今生”为题发于最近的《中国新闻周刊》。 

最近,标准普尔将美国主权评级降级和欧洲仍然尚在发展的债务危机,开始再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外汇储备安全性的关注。外汇储备,看起来是外汇,其实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宏观变量。如果不对外汇储备的“前世今生”有所了解,就很有可能会产生一些错误的认识。

外汇储备是怎么来的?

最为流行的说法是,中国有所谓的“双顺差”,也就是经常项...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16日 12:36

崛起的后果

       写于半个多月前华盛顿至北京的航班上,终稿的地点大约是白令海峡上空,发于《中国新闻周刊》。

已经持续快三年的国际金融危机的一个巨大副产品就是,中国在国际经济中的角色骤然变得格外重要。这里面的原因有很多,一是中国是这场危机中为数不多的增长亮点之一,因此许多国家都得益于中国;二是中国的继续增长和欧美日的衰退,让相对的经济份额产生了巨大的变动,一个重要的事件就是中国在去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15日 09:53

债!债!债!

 

写于几周前,发于《瞭望东方》。

整个夏天,有一个经济词汇,在全球各地都占据了显著的标题,让很多政治家头疼不已,让评级机构忙着调整评级,这个词就是:债。

在中国,早就不算新闻的地方政府债务,因为审计署公布的一个数字,重新引起了新的关注和争议。审计署说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规模为10.7万亿元。这个数字本身已然相当大,要知道,这可是相当于10年前中国全年的GDP。但是不少机构,最著名的就是评级机构穆迪,认为...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09日 09:24

美债降级之后

        很多人一定会觉得,猜测,认定,断言:中国的外汇储备要遭受重大损失。有人大概还会指出:美国今天股市暴跌,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然后,有人会立刻根据上面的这些“证据”,指出中国外汇储备投资得“太蠢”。

没时间多写,写几句微博式的话吧:

  1. 中国的外汇储备今天很可能是在赚钱而不是在亏钱,原因是今天美国的国债大多数都在涨。你也许觉得被降级了价格还能涨有点不可理喻,但这是事实。原因是,
  2. 这个世界...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03日 16:00

上座率这么难算吗?

       看到“京沪高铁上座率107%”这个标题后,我的第一反应是:难道那么多民间流传的京沪高铁空座很多的传言都只是一面之辞?说实话,在铁道部没有出来解释之前,我还是相信铁道部的,因为我不觉得一个能自主运营高铁的大部委不至于连小学数学都不会做,上座率这么一个基本的指标,总不至于弄错吧,尽管107%看起来高得离谱-也许是暑运呢?最近这两个月,回了两次国,发现飞机确实都是满满的,也许很多人选择做高铁也有可能。 ...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7日 10:54

三公支出(2)

       说事之前,想对动车追尾的事情说两句,今天想武断一点,即便说错了也想武断一点:这是一场人祸。我小时候抱着一本铁路书读过,因为家里有个亲戚是在铁路学校教书的,我只记得一点:铁路安全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两辆对面开的火车不开到同一条线上,两辆同向开的车保持安全的距离。这是从有铁路的第一天起就要面对的问题,因此,铁路上在这方面的技术早就成熟了,系统也早就久经考验了。出这样的低级事故,只能是人祸,少来什么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