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凯 > 文章归档 > 2010年06月
2010年06月29日 09:21

通胀来临?

本文写于半月前,发于《瞭望东方》。在这篇文章里,我说了一个观点,也只是一个观点。我相信会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最终何种看法更正确,恐怕要半年后才能见分晓。半年后,我会提醒大家,我是错的还是对的。

货币主义大师弗里德曼大概最广为人知的一句名言就是:通货膨胀永远且在任何地方都是一个货币现象。对这句话存在不少的解读,抛开细节不说,一个普遍接受的解读是:通货膨胀总是由于过度的货币供应导致,当市场上有太多的货币...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9日 09:19

参观奥巴马钟情的汉堡店

参观奥巴马钟情的汉堡店

昨晚和谷主开车去家旁边的一家面馆吃面,到了停车场,发现停车场里听了一长串车在那里等车位。我和谷主来这家店来过几次,从来没有碰到过没有车位的情况,觉得很是奇怪。我异常的后悔,应该走路过来就好了。在十几分钟之后,我们终于等到了车位。下了车才发现一家汉堡包店门口排着长队,我刚想很不厚道的嘲笑一下美国人对牛肉肉夹馍的迷恋,这才发现,原来这就是Ray’s Hell Burger (雷氏地狱汉堡)。几天前,奥巴马就在这家汉堡店招...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7日 14:18

孩奴

这是我刚学到的一个新词,语出新闻:调查显示一线城市夫妻月薪不足8000元不敢生子。新闻的开篇是:

中国城市和农村居民因为经济基础、住房等现实条件,使自己的预期生育年龄推迟了2.1年。北京等一线城市,小两口月均收入达8000元以上才敢生孩子。昨天上午,记者从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获悉,该集团发布的“中国城市和农村居民生育意愿调查”指出上述信息。

我看到这个新闻想到几点,基本上是意识流,就是我看到这个新闻很自然想到...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7日 14:17

四个王二的罢工命运

原文发于上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络。

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觉得对于最近国内很多地方发生的罢工事件的看法不是太左,就是太右。比较典型的太左的观点就是觉得中国工人工资低是因为资本家剥削,现在终于起来反抗了,大好事一件。比较典型的太右的观点是工人的罢工在破坏合同,组织工会其实目的是要漫天要价,最终反而其实会伤害工人的利益,特别是那些不参与罢工,不加入工会工人的利益。坦率的说,这两种观点我都觉得有点太简单化问...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2日 10:05

中心思想

二十年前,我小学毕业考试。那个时候,考得好未必能进好初中,考得不好必然不能进好初中,所以还是很重要的。

语文考试的作文题我还记得,是一幅画。画里有很明显的爷爷,爸爸和儿子三个人,都坐在一张桌子前,每人手里拿着一本书。爷爷的手里的书上写着三个字:焦裕禄;爸爸手里的书上写着两个字:雷锋;儿子手里的书上写着两个字:赖宁。作文的要求是,根据这幅图,自己命题,写一篇600字的文章。

我有点慌乱,因为我根本不知道...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1日 11:00

开车(2)

开车(2)

前两天写了开车一文,今天看到瑞银(UBS)的一份报告,里面有几幅很有意思的图,和我开车那篇文章里面的图有点神似,所以找来数据,照葫芦画瓢的重新做成图,放在这里。所以申明一下,这副图是根据瑞银报告做的,但是数据是我自己收集的。瑞银的样本只是新兴市场国家,我这里几乎包含了所有有数据的国家。

第一副图是人均GDP(PPP衡量)和一个国家腐败程度的关系。腐败程度的衡量是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清...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9日 18:03

王二减肥

本文发表于本周华尔街日报的中文网站。发了之后,我发现醉钢琴在南方周末上也发了一篇关于希腊债务危机的(写于n久前,不过这个星期才在她的博客上贴出来)。我的主人公叫王二,她的主人公叫张三,王二和张三都要减肥,难免我们想到一块去了。不过,我们谈论的是两件事情。两篇文章可以放在一起看,我不是完全同意醉钢琴说的(我同意她说的很多,但我不觉得希腊的问题完全是福利国家的错,福利国家也有没有巨额赤字,没有背上巨额债...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8日 14:03

开车

开车

谷主跟我说在国内开车的经历,我听到两个关键词:“野蛮”和“笨”。野蛮说的是别人,笨说的是自己。我很佩服谷主的涵养,被人按喇叭,被人超车之后摇下车窗乱骂,仍然能心平气和的开车。谷主说,不是很适应国内道路上的开车方式,经常会因为开得太慢或者总是沿着自己的道开不给人家硬要在两个道上并行三辆车的人让路,而遭受白眼,喇叭甚至挨骂。

不出意料的是,多年以来,中国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数一直居世界之冠。这个故事最近改...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7日 10:57

王二的地和房子

原文发在本周的华尔街日报的中文网站,编辑给的名字是《佃户和房奴的”one dream”》。我这篇文章绝对没有以下两个意思:1.要均贫富,分田地。2.中国当前的房价不高或者没有泡沫。写得时候,就知道可能会有这样的印象,特别是1。但觉得要是去谈1,整篇文章读起来就不顺了,所以最后没谈。为了防止还是有人有砍死黄世仁的想法,我把黄世仁写成了一个好人。把他写这么好,就是想暗示,不要看到这个就想着打土豪,分田地,人不是坏人。...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3日 08:42

富士康的第N跳附录

写博客有不少时间了,通常是晚上写,贴上去。第二天早上起来,等待生活的巧克力盒告诉我头一天晚上写得东西究竟有没有犯蠢的地方或者出彩的地方。我觉得群众的眼睛,在平均意义上,是雪亮的。平均的意思是,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没有说蠢话,但是被当作了蠢话。但也有些时候,我也没说得出彩,但是被当作是出彩。一正一反,平均起来,我没有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那天贴的富士康的文章,是我博客文章中的相对少数——我...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1日 14:37

富士康的第N跳

富士康的第N跳

N现在似乎等于13。 我想开宗明义的说,我没有足够的信息,也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来对正在富士康发生的事情做深入的,不包含愚蠢想法的评论。但,既然有想法,那就随便说说。

我看到富士康第11跳,还是第10跳的时候,我最立刻的反应是:这究竟是富士康的问题?还是中国的问题?还是别的问题?据说富士康有50万员工,据说在深圳的富士康园区就有30万人。我的反应很自然的就是:30万人,“正常”的情况下,一年会有多少人寻短见?下面...

阅读全文>>